迷离砂广场。{Ancia's Ground}

不被性别所束缚的爱 , Whatever your sex is。

那个天空并不遥远、亲爱的云触手可及。

【1827】 曇 天 。 ( GINTAMA OP )


++++ 真白に淀んだ ++++

“云雀学长。”又是那种的笑容。

很碍眼哪。真是碍眼哪。

“滚开…。”毫不犹豫的,用言语将眼前美好的表情捏碎。

微笑夭折,伴随着悲伤,仿佛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似地。

难以言喻的情愫,沉入无限苍白的之中。


++++ 铅の空 重く垂れ込み ++++

不知何时开始,那片天空,不再放晴。

沉重的、惨淡的围绕着。

他们、因为什么失去了温润人心的包容一切的空。

狱寺和山本蹙眉,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。

“十代目……”“阿纲……”

是谁,敢这样的伤害你——伤害我们由衷珍惜的天空。

++++ ひゅるり ひゅるり ++++

迅速的、迅速地。

再快一点。再决绝一点。

可以放弃,甚至也可以忘记。

忘记吧…他喜欢那个统治者的事实。

云雀恭弥。

统治了一切,也统治了他的心。

就那样,无缘无故的迅速的喜欢。

而又要悲伤的迅速的忘掉。

++++ 曇天の道を ++++

行走在这里,这条阴霾的道路上。

好像是忘记了些什么。

心也在隐隐作痛着。

手中握着的雨伞,是为了防止天空落下的泪水将自己变得更悲伤吧。

那么为什么还要在这里呢,??

明明……那一朵朵遮盖天空的黑色乌云,才是始作俑者阿。

++++ 歩く彼氏は ++++ (原句为 歩く彼は )

没有下雨。乌云却继续留守。

等待。执着。

沢田纲吉呢。

握着谁的手,又在微笑着,似乎振作了。

还是在那样碍眼的微笑。

看着他。似乎发现了。

有那么一点点。一点点的兴奋。

那个行走在光芒中的娇小的身体。

++++ ので仆も ++++

看到了。晴朗的天空。

蓝天白云,是所有人心中标准的好天气。

所以大家又展开了笑颜,随着天空的转变。

那样的空才是大家所期望的吧。

所以,要努力的去守候。

所以我,还是无法主动去放弃他。

“云雀学长。”还是那个笑容,却夹杂着一丝碍眼的惊恐。

++++ 空を仰ぐ ++++

沉溺在柔和的阳光中,无声的快乐。

看着天空中的云朵吃吃的笑,眼睛眯成了一条好看的弧。

一个清凉的吻烙下却带来火热的温度。

看向上方,云和空溶成了一体,满目的和谐与温馨。

云空相依。

便是幸福。



安 砂。

  1. 2008/08/22(金) 15:06:07|
  2. 这种是叫文的东西。
  3. | 引用:0
  4. | 留言:0

[永夜]—1827—KissGoodBye(试发)

【系列文】[永夜]——1827———Kiss-GoodBye(试发)

【1827編】——Kiss-GoodBye。



“草食动物。”
在校门口,听到熟悉的富有磁性的声线后,某兔首先就是一抖。

随后自然而然的开始自省,例如自己是不是违反了风纪啊、是不是得罪了云雀学长啊之类的,可是反省来反省去,就是找不到原因。

那……云雀学长叫自己干吗?!

于是乎,某兔子的心思又转移到这一问题上去了……

而肇事人——导致兔子如此紧张的元凶,却在看到纲吉不断变化的表情之后,笑了。

真有意思。

诶…诶……!?

云雀学长在笑……?!

等等!

纲吉用衣袖狠狠擦了擦眼睛,再看。

真的在笑!!!

云雀好心情的看着他,恶作剧的想法油然而生。

“呐,草食动物。”

“……”纲吉愣愣的。

“过来。”云雀将手伸向他,又放下。

干嘛……不会是……要咬杀?!——不、不要!

纲吉恐惧的看着云雀。

“过来哦,”云雀亮出了浮萍(拐子),“3秒,不然……”

“咿、咿咦……”

纲吉连滚带爬的栽到云雀学长面前,战战兢兢的。

看着动作笨拙的兔子,云雀将他扶起,笑意不断。

云、云雀学长在扶我……?!

纲吉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带笑意的男子,无语。

“呐,草食动物。”

云雀看着他,忽然把手靠近他的下巴。

“……?!”

“放学了喔。”

放学了……是呀,难不成这个是原因?——不会吧。

下一秒,还在思考的纲吉顿时大脑一片空白……

一个吻,确确实实的落在纲吉的唇上,也确确实实是云雀做的。

——又一次欣赏到草食动物呆滞的表情的云雀,心情愉悦的走开了。

而纲吉,却仿佛被石化了一般。

——这个,可以叫放学时的 KISS GOODBYE 吧。

———Fin———

草食动物嘛。

真的很有趣。

以后,每天放学就这样吧……

不同意的话,咬杀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很废柴的文文哈,很久以前写得XD……
还是无视好了,只是想占个地而已……


  1. 2008/08/22(金) 02:07:35|
  2. 这种是叫文的东西。
  3. | 引用:0
  4. | 留言:1